EN [退出]
大香蕉大香蕉在线影院'>中国新闻

_五矿征赣恩仇记

2017-11-18 02:18

江西政府用资源钓投资,下游产业却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中铝和五矿交战江西,背后的资源支撑是什么?央企与地方企业的兼并重组模式,直接影响着江西稀土格局的变化。

除此之外,稀土高压管制政策之下是触目惊心的流失。稀土走私究竟有哪些渠道?

文 I 本刊记者 刘洋 张艳丽

五矿征赣恩仇记

五矿和江西的恩怨纠葛,就是央企转战地方频频遭击的缩影。

从江西钨业集团(下称江钨集团)、江西铜业集团(下称江铜)再到赣州,从解救江钨集团、伏击江铜到受制于赣州,五矿在投资江西后可谓喜悦辛酸尽尝。

“我们江西老表被害惨了!”这是一位江钨老员工发出的感慨。

“赣州就是在钓我们的投资!”这是一位参与和赣州市稀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称赣稀矿业)进行多次谈判的五矿高层得出的结论。

一家行业巨头为何在投资地方后会陷入如此的境地?五矿在江西的境遇能否为9月底高调进入江西的中国铝业公司(下称中铝)提供镜鉴?翻开五矿江西恩仇录,我们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结怨江钨

熟悉江西有色行业的人都知道,江钨集团分新江钨和老江钨,而这个“新”、“老”并不是完全固定的。随着利益的争夺,原来的新江钨变成了老江钨,原来的老江钨却变成了新江钨。

第一次出现新江钨的概念是在2003年,五矿通过下属中国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与江钨共同组建了江西钨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钨有限)。其中,五矿集团控股51%,这助其获得了江钨的主要资源类资产。而江钨有限就被定义为“新江钨”,在江钨集团除了新江钨以外的资产就被称为了“老江钨”。

“本来五矿未进入江钨集团之前,江钨集团的经营就出现了问题,效益就很差了,由于还有一些优质资源可以带来一定的效益,所以我们勉强还能维持,但在央企进入江钨集团后,优质资源几乎全部被它拿走了。当时我的单位就属于不良资产而被剥离了。当时我的孩子正在外地上大学,最困难的时候连孩子的生活费都不能保证,你说我们怎么能不恨这些央企。”一位老江钨职工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诉苦说道。

和这些老职工的愤恨一样,这个时期老江钨的高层虽然没有这些拮据的经历,但被剥离后的收入一样是遭受下降,而最让他们难受的是江钨有限经济效益在五矿进入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来自于江钨最主要的产品金属钨价格的飞涨。

“我们江西老表被害惨了!”当时老江钨的一位主管园区建设的领导对记者说,“优质资产都让五矿收走了,这些优质资产产生的利润大部分被五矿拿走了,其实这些优质资产更多的是资源类资产,五矿实际上是变卖了我们江西的资源,而变卖的钱大部分又让它拿走了。”

针对江西方面的指责,记者联系了五矿相关部门,但五矿拒绝对这些指责表态,而一些熟悉这段历史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述了与江西方面截然不同的观点。

“江钨集团在被五矿重组前已经是个非常困难的企业了。江钨集团主要是生产资源类产品,但由于所属的矿山已经被开采多年,导致富矿很少,所以日子并不好过。在当时钨价不景气的情况下,多年的老国企还要背负许多晚期矿山的包袱,有大批的闲置劳动力需要安置。其实当时是江钨集团求着五矿重组它的。当然,五矿在当时也正处在由进出口贸易向生产经营的战略转型期,所以它才开始考虑和江钨集团的合作。”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钨业专家殷建华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

五矿入主江钨有限后,占据了大多数江西的钨资源,与此同时,五矿也参与了湖南一些钨企业的并购,获得了湖南大量的钨资源。由于江西、湖南是我国钨产量最大的两个省,所以当时的五矿等于控制了我国大部分的钨产量,而根据它在国际贸易市场上丰富的经验,五矿很快就通过自己的运作方法使钨的价格大幅上涨,五矿在其中获益颇丰。

在殷建华看来,江钨的指责有些不太厚道,颇有“过河拆桥”的嫌疑。用他的话讲,没有五矿入主江钨就没有江钨有限的今天,没有江钨有限的今天也就没有江钨的脱贫。“在五矿入主江钨有限之前,五矿一直是我国钨砂、钨矿出口的总代理,掌握着我国钨资源出口的生杀大权。同时,由于在国际贸易市场浸润多年,五矿积累了丰富的资源价格炒作能力。可以说,如果没有五矿在国际市场上对金属钨价格的操作,江钨有限也不可能获得那么多的利润,江西方面不能见到利润就眼红。”殷建华对记者说。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了解到,江西方面对五矿的不满一方面来自于利益分配不合理,另一方面来自五矿对江钨有限在延长产业链方面投入不足。“五矿就是来江西占据资源的,并没有在钨产品深加工方面投入多少,在目前资源为先的情况下,它很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把江西的钨资源开发完,最后把一个资源枯竭的烂摊子留给我们。”一位原江西省有色金属行业管理办公室的人士对记者说。

“这也不能完全怪在五矿身上。我国钨产品的深加工一直以来存在着技术落后的现象,我国的钨产业也一直没有摆脱低价出口初级钨产品而高价进口高端钨制品的窘境。这并非五矿一己之力能够改变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钨业专家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

提高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其实对五矿而言,确实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当时在五矿入主江钨有限的时候,这就已经是业内的共识。“江西方面应该看得很清楚,五矿的优势在于,因为其从事进出口贸易,所以它有市场优势,另外就是五矿有相关的政府资源,商务部等部委对其比较支持。而最主要的一点,五矿有着充裕的资金优势,属于大型央企。”殷建华说。

多年从事国际贸易的五矿,并不具备生产管理和技术优势。虽然早在2005年五矿已经开始尝试向生产型企业转变,但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让其在生产管理和产品深加工方面有大的突破确实很难。其实正是五矿的这种劣势,让其与江西方面的隔阂越来越深。

“江西方面与五矿的矛盾加大应该是从生产管理等方面开始的。随着其经营方式的转变,五矿在江钨有限中逐渐开始参与生产管理方面的工作,但五矿没有多少生产管理经验,这让一直以来控制着生产的江西方面颇感不爽。”殷建华认为。

 新江钨?老江钨?

随着江西和五矿的矛盾加剧,江西方面一直想在江钨有限的利益分配上有所突破,主要目标集中在所持有江钨有限的股权上。2008年,江西省国资委出资监管的江钨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钨控股)成立,江钨控股控制江钨集团70%的股权,而这70%的股权也使其间接控制了江钨集团在江钨有限的股权。而江钨控股也成为了被业界称为的新江钨,之前的江钨有限变成了老江钨。

“这种新老交替,可以看做是江西方面抢夺江钨有限控制权的开始,也可以看做江西方面对五矿不满的升级。”多数专家认为,江钨控股完全是为了对付五矿而生。

相对于被五矿整合了优质资产的江钨有限而言,江钨控股所控制的江钨集团剩余部分,还是缺乏资源、产品以及市场的竞争力。这也就注定了其未来一定要引入大型央企进入。而在此时,具有深厚行业资历以及生产管理、技术实力的中铝就成了其重要的目标。

早在今年3月的“两会”上,中铝高调宣布与江西省政府高层的会晤结果:中铝将逐步控股江钨控股,进入江西。而在不久前的9月26日,中铝集团公司与江西省国资委签署了《江西稀有金属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协议》。根据协议,中铝公司将以增资扩股方式对江钨控股进行出资,成为其控股股东,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向江钨控股增资100亿元,在江西打造包括稀有金属、稀土等在内的产业基地,使江钨控股在3~5年内销售收入达到500亿元。

江钨控股引进中铝可以看做是江西方面做大江钨集团的决心,而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这使江钨集团、江钨有限、江钨控股的利益纷争格局发生了变化,以由原来的两虎相争变为了三强逐鹿。

“实际上,在中铝进入之前,江钨控股就开始了一些动作。在江钨控股成立后,江钨集团就在江钨有限的资源配比方面作了一些调整。虽然在优质资源配比方面有了一些变化,但江钨集团除江钨有限以外在经营方面仍困难重重。有人说,江西引进中铝是为了平衡与五矿在利益上的争夺,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全部原因,期待中铝救赎其经营困局才是引进中铝的最重要原因。”殷建华说。

中铝的进入能否使五矿在江西的主要资产——江钨有限易主?或许只是江西的美好憧憬。毕竟江钨有限是由五矿控股的,中铝进来只是增加了一个央企股东而已,并不会威胁五矿在江钨有限的核心地位。

兵败江铜

随着电子技术发展以及军事工业的迅猛发展,稀土在2007年后开始逐渐显露峥嵘。作为南方稀土大省,江西的稀土资源也在那时渐渐成为关注热点。一直站在国际贸易最前沿的五矿当然也看到了这个趋势,但当时它和江西方面因为江钨有限利益的矛盾已经显现,无奈之下只能转战另一稀土大省——四川。

然而,也正是在四川,五矿在后来的资源争夺中遭遇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最终导致五矿兵败四川。这个对手正是江西省最大的国有企业——江铜。

“江铜是国家机构改革时期由央企下放到地方的,虽然归江西省国资委管,但它一直以来以部级单位自居,认为自己和省里是平级的。同时,又因为它的税收都上交到江西,而江西又没有几个像样的大型企业,所以它就显得很傲,当然,作为主管单位的江西省也就不太待见它了,稀土资源也不可能交给它。”殷建华向记者解释了江铜缘何舍近求远,入川收购稀土资源。

四川省90%的稀土资源集中在冕宁县,该县的稀土又主要集中在牦牛坪,这里也就成了五矿和江铜抢夺四川稀土资源的战场。“牦牛坪稀土矿当时管理很混乱,而冕宁地区是私营小矿泛滥,很多小矿都是土作坊式的生产,环境污染、地质灾害、生态植被破坏、基础设施损坏、安全隐患问题不断出现。2006年,牦牛坪稀土矿区被国务院列为全国163家整治对象之一,被四川省政府列为重点整治矿区。虽然牦牛坪矿区的稀土资源量为154.22万吨之巨,但由于地区内部关系的错综复杂,要想治理这个烂摊子,唯有出售采矿权,用外界力量来整合这里的资源。”一位熟识四川稀土的人士向记者解释了牦牛坪矿出售的初衷。

除了区域内部整合的难题,当时五矿、江铜、中铝、包钢稀土、甘肃稀土等多家企业都盯上了牦牛坪矿,而冕宁县政府也看到了这样的商机,所以2008年冕宁县政府采用公开拍卖的形式出售牦牛坪矿采矿权,期待拍出天价。

最终冕宁县政府如愿以偿,起拍价1.8亿元的牦牛坪矿拍出了4.3亿元的天价,而这天价正是由江铜和五矿竞价所致,最终江铜拿下采矿权。

“当时竞拍的时候还有个条件,就是凡是参与竞拍的企业都要交3000万元的定金,当时,包钢稀土的目的就是来看看情况,所以没交定金;而甘肃稀土是因为企业困难,拿不出3000万元;中铝因为主营还是在铝上,所以基本上也是退出了,最后只剩下了五矿和江铜。江铜当时定的原则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该矿,它的目的并不完全在稀土,而是把这次收购当做打开四川矿业的一个缺口;可五矿在两年前就已派人在冕宁蹲点,已经通过四川省地矿局把牦牛坪矿的储量和品位都调查清楚了,所以它有一个出价的底限,精明的五矿不可能出价离谱,所以采矿权最终被江铜夺得。”殷建华对记者说。

2008年6月,江铜拿到牦牛坪矿,但建设生产却一直拖到今年年初才开始。据知晓内幕的人士透露,这其中也缘于和五矿的争夺。

早在拍卖之时,五矿就出了两张牌:明面上与江铜竞拍牦牛坪矿,暗地里却将“楔子”楔到了矿区内部。

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调查,牦牛坪矿最初属于四川省地质队,当时四川省地质队看着稀土挺紧俏的,就自己成立了一家矿业公司开始开采。而后,这家矿业公司的采矿权又转给了北大方正公司,而当时北大方正已经被五矿收购,所以这部分稀土矿也就成为了五矿的。

虽然四川省地质队的稀土矿只是牦牛坪矿区里的一小块,但是这块资源是整片矿区中最好的。五矿拿到后,也不急于开采,一放就好几年。五矿当时在四川已经拿了几个民营的小稀土矿,它的设想是拿到牦牛坪矿之后,整个四川的优质稀土资源就全到手了,不料牦牛坪矿被江铜收购,五矿的计划落空。

江铜取得牦牛坪矿后,通过政府干预和收购等手段将整个矿区中绝大部分的小矿业公司都清走了,只剩北大方正控制的这个矿区动不了。事情整整拖了一年半,江铜几乎是束手无策。当时有内部人士给江铜出主意: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江铜必须得和四川当地的企业合作。

正基于此,江铜在2009年年底选择与四川矿业投资公司合作,共同开发牦牛坪矿。这才促使四川省政府做北大方正的工作,北大方正才正式从牦牛坪矿撤出。

两家受到江西省政府排挤的企业却在四川展开了争夺,而五矿的对手仍然是一家江西企业,可谓是冤家路窄,逃不出的宿命。

交恶赣州

转战四川的失利,使五矿不得不重回江西。在全国稀土版图上,或许只有江西赣州还有一丝空隙可以进入。

就在失利牦牛坪矿同年,五矿越过江钨集团单方进入赣州组建五矿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下称五矿赣稀),并通过收购红金稀土公司等企业获得大量稀土配矿权。

虽然五矿在赣州组建了稀土矿业公司,但在赣州稀土的政府直管的模式下,五矿很难取得赣州稀土的采矿权。

赣州稀土的政府直管模式是从2000年开始的,当时赣州成立了南方稀土矿业公司开展整合赣州内的民营小稀土矿,但效果并不好。直至2004年,在南方稀土矿业公司基础上,赣州又成立了市政府独资的赣稀矿业,主要是剥离了其中的民营企业股权。

赣州最终形成直管模式是在2006年,赣稀矿业把赣州所辖区县的几十个采矿证收入囊中,这样赣州旗下几乎所有的采矿企业都丧失了转让采矿权的资格,矿权转让的话语权都集中到赣稀矿业的手中。

“赣稀矿业实际上是架子公司,严格意义上讲只是一个办事机构。原来的企业怎么运作生产还是怎么运作生产,矿业公司只是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然后把对外的联系事宜都集中到矿业公司来协调处理。赣州市的这个做法实际上是不符合市场化发展规律的,是一种地方保护。”殷建华指出。

正是赣稀矿业的这种经营模式,让五矿企图占领稀土分离市场进而进入稀土矿业市场的美梦化成泡影,也是目前五矿与赣州市政府交恶的最根本原因。

由于五矿目前收购了赣州的两家稀土分离厂,而这两家厂的生产原料却被赣稀矿业牢牢控制,这让五矿苦不堪言。“我们这两个厂子每年大约需要7000吨的稀土矿原料,但赣稀矿业不给我们这么多的原料。它的理由是赣州地区还有其他的稀土分离厂,不能满额都给你,矿石原料就按照它下属企业的数量,配额供给,我给你多少就是多少。”五矿赣州稀土矿业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说。

赣州稀土的这种政府直管模式实际上弊端颇多。在稀土开采实行配额制的情况下,政府独资的公司统一控制当地的稀土开采,使地方国土部门无法实施真正的监管。赣稀矿业的一位赖姓副总就曾坦言,现在国家给的生产定额太少,哪个企业生产不超一点呢?这也证明了赣稀矿业的下属矿业公司都在超额开采。政府监管政府全资的公司,公司设计本身就有先天缺陷。“赣州的稀土产量是个谜,因为它的监管都是管别人的,不能管自己,所以赣州稀土的流失可能是全国稀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正是这种集中的矿石配给制,导致五矿和赣州的矛盾愈发深化,五矿想打破这种配给制,进入稀土采矿业;赣州政府的表态也很明确:投资不到位,采矿权免谈。

据内部人士透露,2008年进入赣州组建五矿赣稀的时候,五矿就曾提出整合赣州稀土的三点理由:一是资金优势,二是市场优势,三是大型央企的身份在国际上有很高的知名度。五矿承诺投资20亿元开发赣州稀土,先期投资收购了两家稀土分离企业,下一步将陆续投资搞稀土深加工项目。金属—材料—产品,搞产业链一条龙。而赣州的态度是,五矿什么时候把20亿元投来,什么时候谈采矿权的事情。五矿收购下属的两个企业,并没有解决赣州发展稀土产业的最大问题。

“我估计,就算五矿把20亿元投进去了,赣州也不会把采矿权给它,这是因为赣州的目的就是保护地方利益,根本就不会让外界去参与它采矿权的收购。你可以到我这里来投资,我给你提供矿石,我控制你的发展。就是我攥着资源,吸引你来我这里投资,但你投资进来后,原料在我手里控制着,我就说了算,我可以控制你的产能。”殷建华对记者表示。

对于中铝借助控股江钨控股之力来间接进入赣州稀土的方式,业内普遍认为前景不会乐观。“像五矿那种直接把优势资源拿来的模式可能很难行得通,中铝可能会通过江西省政府向赣州施压,然后由江钨控股与赣州组建一家公司来运作赣州稀土开发,在利润中,有一部分归赣州。这是相对来讲比较合理的路径。”相关业内人士指出。

一方是政府用资源钓投资,一方是在下游产业中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五矿在赣州遭遇的窘境或许可以给进军江西稀土的中铝提个醒:征赣不易!

当前文章:http://p3t1h.szielang.cn/auto/news/china/vao16y.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2:18

轻快pdf阅读器  东华大学外国语学院  论文答辩开场白  陈文宏古健杰矛盾  大型网络游戏下载  兰德里-菲尔兹  哔咔哔咔漫画吧  疯狂的兔子恐怖图解  欧冠各国家总积分排名  辞职申请书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五矿征赣恩仇记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918大案侦破纪实视频_描写清洁工的作文800字